学校换来换去,学科也换来换去。一下为拯救海豚而读海洋生物,一下改读市场行销,隔年换成会计,觉得无趣又改念金融。

32岁的“我爱台妹”鸡排店老板娘王亭文就是这么一个定不下心的人,唯独在新加坡开餐饮店这回事,她坚持了八年。

一切要追溯至上世纪九十年代。当时,15岁的王亭文因为受不了台湾的填鸭式教育,在母亲的安排下,于1999年搭上技术移民的热潮来到新加坡,逃过了台湾的联考。如今,她已是本地“新台商”的中坚分子。

和很多台湾学生一样,她一到新加坡就下苦工勤学英语,初级学院毕业后到纽约念大学。期间,她到台北一家台企实习两个月,因为办公室环境“很暗、很差”吓坏她,从此打消当会计师的念头。因为通晓中英语,她在美国的生活多姿多彩,实习机会源源不断,打工赚到的零用钱供她四处旅行,在纽约吃遍各国美食,但唯独台湾料理找不到。

王亭文回忆说:“泰式、日式、韩式都尝过,但就没有台湾料理。我当时想,一份韩国炸鸡就要20块美金,我们台湾的盐酥鸡、鸡排,为什么就只能在夜市廉价地卖,一点品牌都没有?台湾其实有很多东西很好吃,可是就是走不了国际化,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也是我们心中的一个遗憾。”

为了弥补心中遗憾,毫无餐饮业工作经验的王亭文在大学毕业后,决定开一家台式料理店。那时候,刚好母亲和弟妹全都在新加坡定居,所以她决定不留在美国发展,也不回台湾,而是到新加坡创业。

王亭文说:“新加坡像我们的第二个家,它是一个中西合并的地方,很像我和妹妹。你说我们‘很台湾’也不是,她12岁离开台湾到新加坡,我15岁离开。我们的青春期在新加坡度过,做事的方式和各种想法都受新加坡影响很大,我觉得我们是偏西方一点。”

企发局协助品牌走出国门

新加坡作为一个国际化城市,给王亭文提供了一个创造品牌的好平台。令她更感恩的是,官方机构还出手协助中小企业开拓海外市场。

王亭文说:“如果我选择回台湾开始第一步的话,可能现在还是默默无闻。新加坡非常会做行销,虽然我卖台湾食品,但我是新加坡注册的公司,所以企发局还是把我们这个品牌连同其他中小企业一起带出去,集体的力量就更大,这是很多国家做不到的事。”

为了打响品牌,王亭文和学设计的妹妹决定跳脱传统思维,用新颖的方式去包装传统食物。因为亚洲食品较少以快餐的方式经营,姐妹俩认为不妨一试,用快餐的概念主打台湾炸鸡排、盐酥鸡及奶茶套餐。店里的干货全从台湾进口,鸡肉和蔬菜则来自马来西亚和印尼的。

2009年10月开设第一家店,开张第一天获热烈回响,令王亭文深受鼓舞。创业初期,一家四口全投入,大小事一脚踢,包括坐在小板凳上削地瓜、烫鸡皮、拔鸡毛。2014年,她通过特许经营的方式扩大规模,在印度尼西亚、中国、新加坡大概有30多家店,包括去年9月初在上海开设一家便当店,在新加坡的三家店则由自己经营,平均一家店的年营收近50万。

创业头三年,王亭文只雇佣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员工,但她深感服务没有到位,第四年开始聘用台湾员工。目前固定员工和兼职员工30多个,台湾人、马来西亚人、新加坡人各占约三分之一。按王亭文的观察,台湾人和马来西亚人各有强项。

她说:“台湾人服务很强,就是打从心里要把服务做好,让人觉得比较亲切,因为他们都是大学生,管理上面的概念也比较懂。马来西亚人在技术方面很强,他们很多十五六岁就开始工作,也都做餐饮业,炸东西炸得很漂亮。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配合。”

新加坡工资较高是王亭文招聘台湾大学生过来打工的卖点之一。她说,台湾近年来的经济大环境相对低迷,一般年轻人的起薪可能只有2万2000(新台币,约1000新元),买房买车几乎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他们感觉人生没有太大希望,就纷纷走“小确幸”路线,难有大志向。

王亭文鼓励台湾年轻人和台湾企业走出台湾,积极拓展国际观,不要以为走出去就只有中国大陆,不妨把眼光也放在东南亚市场。

她说:“一讲到台湾政府的新南向政策,对于台湾的企业来讲,走出去就只有中国(大陆)。其实早期去东南亚国家的台商都非常有钱,反而有很多台商去中国(大陆)是失败的。13亿人口市场很大很吓人,可以赚很多,但也因为市场大,很多人一下就做得很大,投资成本太高,卡在那边。”

王亭文认为,民进党政府的“新南向”政策不能太一厢情愿,应更主动地与东南亚国家接触,因为新南向政策要落实得好,必须要做好对接工作,双方都愿意配合才能见效。

她说:“你想嫁入豪门,那人家有没有要娶你呢?你们有没有一个产业是可以合作发展的?你有没有制造一个平台或者是对方帮忙创立一个工作坊?双方要一起接洽,有律师、会计师这些专业人士来辅导,这是要两方面一起做的,不然你叫台商拿100万台币过来也是淹死。”

王亭文评估,新加坡是“新南向”政策一个很好的起点,因为中英文都能沟通。而且,台湾人不太了解东南亚,觉得东南亚国家比较落后,却对新加坡的印象很好,知道新加坡的基础设施远超台湾,“连马习会都要在新加坡办”。

自称已百分百掌握“新加坡式英语”的王亭文表示,自己最大的优势是,在新加坡生活学会了新加坡的管理方式,懂得如何系统性地办事,同时又具备台湾人灵活多变的创意思维。练就了一些本领,又在亚洲和北美洲都浸濡过后,王亭文的一大心愿是推动台湾料理走向世界。

王亭文笑说:“我还没有变成新加坡人,但新加坡是我的转捩点,我在这里的学校考到人生中的第一个第一名。不过,我内心有一个部分还是‘很台湾’,很讲人情味。每次回台湾,我走进一家店都能和人聊很久。离开久了,你会有一种使命感,希望台湾的料理有更多人知道。”

 

 

2017年2月11日 星期六 03:30 AM
文/沈泽玮
来自/联合早报

©[2017] ILTM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