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是愛當老闆的民族,這樣流著創業DNA的熱血,隨著90年代的技術移民潮,在新加坡落地生根──甚至成為推動創新轉型的中堅力量。

和武吉士地鐵站相連的白沙浮商業城(Bugis Junction),是新加坡觀光購物熱區。傍晚七點,美食街上人潮沒斷過。年輕人人手一杯奶茶,加上鹽酥雞餐盒,飄著台灣人熟悉的炸物香。

仔細一看,都來自一個攤位「我愛台妹」。

「台灣味在新加坡很受歡迎,」個子嬌小的「我愛台妹」創辦人王亭文說。

以台灣炸雞排、鹽酥雞加奶茶的套餐為主打的我愛台妹,主攻新加坡年輕人市場,意外受歡迎。創業7年,新加坡有3家分店,平均一家店50萬新幣(約1124萬台幣)年營收。

說著一口台灣口音的中文,但33歲的王亭文,其實不是台灣籍,她是新加坡人。

90年代的技術移民第二代

時間回到1999年,父母把在台灣念完國三的王亭文和妹妹兩個人送到新加坡念書,住寄宿家庭。王亭文在新加坡念完高中,就到紐約市立大學念財務金融,2009年畢業後回到新加坡工作。

90年代,台灣曾掀起一波移民新加坡熱,當年一群辦理技術移民的台灣白領,他們的第二代像王亭文,成為在新加坡受教育入籍的「新新加坡人」。在面對轉型後的未來,新加坡要走向創新驅動的社會,這群外來人口扮演不可忽視的力量。

「我愛台妹」創辦人王亭文(右二),用台灣味十足的茶飲、雞排組合,攻佔新加坡年輕人的味蕾。(劉國泰攝)

血液裡的「台灣成分」 讓她衝動創業!

王亭文回到新加坡後決定創業。她原本想應徵著名的麵包新語。因為在台灣住了11年的麵包新語老闆,做了一款肉鬆麵包,甚至還為這款肉鬆麵包申請註冊商標。

「當時很震驚,為什麼台灣食物竟然外國人去申請商標?」王亭文攤了攤手。

新加坡有50嵐、貢茶、鼎泰豐,她深信,台灣味的餐點在新加坡有市場,決定創業做餐飲,且選擇了年幼記憶中十足台灣風味的茶飲和鹽酥雞、雞排。

台灣人是個愛當老闆的民族。血液中的「台灣成分」,讓王亭文成為新加坡創新創業潮的中堅分子。

「台灣人就是愛自己創業,體內有著創業的DNA,」和王亭文一樣在90年代來到新加坡,醫材大廠Vela業務開發經理鄭政佑說。念到新加坡國立大學(NUS)生醫博士,他正準備出來創業投入生醫業。

在新加坡創業做餐飲並不容易,高店租無形中刷掉了很多想進來的人,且華人餐廳要有不同的菜色,不像日本餐館幾道精緻餐點就可以滿足顧客。

王亭文和妹妹為了研發口味到處試吃,回來後試油溫,還有切雞肉的方式,研發了12道菜色,滿足華人挑剔的味蕾。

對創業者來說,新加坡的環境很友善。只要符合「智慧國家」政策大方向,就能獲得補助。(劉國泰攝)

我愛台妹從一天6、7百新幣營收、10平方米的小店面開始,隔年開第二家、還擴充到25平方米,現在年營收50萬新幣。

「年輕創業要衝動,覺得可以就往前,開店要愈早,佔有市場愈好,」王亭文說。

許多台灣年輕人也想著跨海到新加坡大展身手。

王亭文坦言,新加坡政府近年力推創新創業,除了提供創業補助、協助新創企業走到海外設點外,像她所處的餐飲服務業,店家要換智慧自動點餐機,也因符合新加坡推動「智慧國家」而有高額補助。

「算是對新創企業是很友善的環境,」王亭文不諱言。

在新加坡最老牌的加速器佳孵蚪伴(JFDI)擔任新創企業輔導顧問,黃基凱認為,新加坡提供給年輕人更大的區域市場舞台。(劉國泰攝)

勤奮又有誠信 他是新加坡創業家的後盾

「但如果有跨國公司、大企業的經驗,對海外創業是比較好的經驗,」前佳孵蚪伴(JFDI)新創企業輔導顧問黃基凱提醒。

今年35歲的黃基凱,也是台裔新加坡人。3年前,黃基凱進入由英國人曼森(Hugh Manson)2010年創立的JFDI,也是新加坡第一個加速器,成為新創公司輔導顧問。

他的辦公室就在新加坡緯壹地鐵站旁的Block 79。這一代聚集新加坡國家級科技智庫如新加坡國家科學研究局、新加坡SPRING等,還有Block 79在內6棟新創公司的樓。

這裡原本是日本企業JVC老廠,如今廠內組裝線不見了,取而代的是超過200家各國新創公司、30間加速器和創投,包括新加坡國家創投Infocomm Investments出資打造的全新加坡最大創業基地Bash。這一代成為全球密度最高的創業聚落。

黃基凱成為JFDI第一位台裔員工,協助8成東南亞來新加坡創業的年輕人註冊落地,以及100天的育成輔導。

先天的台灣DNA,碰上後天的新加坡區域優勢,讓黃基凱(中)的人生舞台大很多。(劉國泰攝)

「台灣人的性格中,有一種勤奮和對工作的誠信,」執行長曼森形容黃基凱。但他最有價值的專業是在大企業及集團工作的經驗,對新創公司有幫助。

黃基凱在台灣念完國小四年級後,就到新加坡讀書,大學考上第一志願新加坡國立大學的電子工程系。

他和大多數新加坡大學畢業生一樣,先進跨國企業工作。他先去德國系統整合大廠CE-Infosys,之後在新加坡第二大媒體集團新傳媒旗下的資料中心服務商1-Net當產品經理。

新加坡有區域優勢,超過5000家國際外企的區域總部都設在這裡。對黃基凱這樣的年輕人來說,進入公司後處理的是區域市場事務,相較台灣,舞台大很多。

在跨國公司和本地大集團的工作經歷,讓年輕的黃基凱快速學習到做產品規劃、滿足各國客戶需求的能力。

3年前,新加坡吹起創新創業熱潮,想一展身手,脫離大集團組織自由發揮的黃基凱,進入了JFDI。曼森讓他負責輔導新創團隊,不但要篩選適合進駐JFDI的團隊,還要規劃給創業家的課程。高峰時,黃基凱管理約30多個新創團隊。

當時,他經手包括曾創下JFDI種子輪募資紀錄的新加坡最大私人醫療資料庫公司Vault Dragon,創辦人也是台裔新加坡籍的曾淨澤。

Vault Dragon創辦人曾淨澤(前排右者),體內留著台灣人愛創業的血。(劉國泰攝)

勇闖利基市場 卻被質疑「公司兩年後還在不在」

「Vault Dragon是JFDI有史以來種子輪募資超過100萬新幣的,通常了不起平均募到50萬,」JFDI執行長曼森回憶。

大巴窯地鐵站旁,一棟不起眼廠辦內,Vault Dragon的30歲創辦人曾淨澤,眼神專注地看著電腦。

「剛收到另外兩筆160萬新幣的投資確認郵件,」他指著螢幕。興奮是應該的,今年新加坡受到全球經濟減緩衝擊,資本寒冬讓新創企業募資困難。

創業3年,Vault Dragon搭上新加坡近年推動「智慧國家」當中智慧醫療熱,順利拿到新一輪資金,員工從9人擴增到21人。

曾淨澤在90年代末搭著台灣技術移民潮,小五念完後被父母送到加坡。

「我連名字的英文都不會拼,加上皮膚看起來較黝黑,學校母語課竟然被編到馬來班,」曾淨澤哭笑不得地回憶,在新加坡小學英文菁英教育中的受挫,但他沒放棄追趕,大學考進新加坡國立大學金融系。

曾淨澤體內的台灣人愛創業的因子,似乎又多了一些。

他大二代表新加坡國大到美國參加創業比賽。畢業後,雖然和一般新加坡大學畢業生一樣,選擇進入跨國企業,到PwC擔任金融業顧問,但3年後就辭了顧問一職,到JFDI加速器創業。

事業才起步,卻遭拆夥背叛

顧問業的經驗,讓曾淨澤了解經營方方面面的挑戰、決策的擬訂等,更培養出商業模式的嗅覺。

Vault Dragon剛創立時,曾淨澤先做個人儲存倉庫的業務,供外派上班族、學生租用。一推出就打中了新加坡這種外派天堂的需求,很快找到獲利模式,一下募到100萬新幣(約2248萬台幣)的資金,破JFDI的紀錄。

曾淨澤創業從個人倉庫業務起家,轉進電子病例的領域。(劉國泰攝)

2014年底,智慧醫療風潮在新加坡吹起,曾淨澤嗅到醫療電子化的風向,決定跨入私人醫療電子化資料庫業務。

但一同創業的伙伴卻和他拆夥,帶走一半的客戶。從天堂頓時墜入谷底,他花1.5年重建團隊,跑客戶。

「我們只是一家新創小公司,醫院根本不信任,還質問我2年後還在不在,」曾淨澤還記得那些尖銳的問題,但他愈挫愈勇,因為看好未來電子病歷帶著走,病人跨院就醫才不會造成病歷不互通、浪費醫療資源。花了6個月,他才找到2名醫生願意給機會,突破高牆。

但其實這塊利基業務,並非任何人都能進入,首先公司需要考執照,才能做醫療資料庫業務。

「考試費用是4萬新幣(約89.9萬台幣),且每年要更新執照,很多新創公司打退堂鼓,」他說。

走過黑暗幽谷,曾淨澤下一步要大膽跨出新加坡,勇闖鄰近馬來西亞麻六甲的醫院。

「可能台灣人血液裡,就流著愛創業冒險的血吧,」曾淨澤說。

一群台裔新兵,正為新加坡轉型創新創業的未來,注入一股新血。(責任編輯:李郁欣)

天下雜誌 黃亦筠 2016-12-20 Web Only

©[2017] ILTM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